近日,河北省邯鄲市雞澤縣吳官營鄉的多位鄉鎮包村幹部和當地村幹部向中國青年報記者反映:從2012年開始,該鄉黨委政府竟“不按實情按人頭”向各村攤派“超生費”任務,完成任務返村15%,完不成任務截留“黨建經費”等專項資金抵賬。最後,400萬款項存入鄉書記原司機賬戶,不知去向。(4月4日《中國青年報》)
  計劃生育是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社會撫養費征收制度是我國為控制人口增長而採取的一項經濟限制措施。國家人口計生委對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是有著嚴格政策規定:“除法律法規規定外,不得委托其他組織或個人征收社會撫養費,不得向鄉鎮、村或個人下達社會撫養費征收指標,不得將征收社會撫養費情況同單位或個人利益掛鉤”、“各地要嚴格執行‘收支兩條線’,社會撫養費應該全部上繳國庫……杜絕按比例返還社會撫養費……”然而,在有些地方卻出現了把社會撫養費當成搖錢樹,以征收為名藉機“斂財”的情況,這種“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現象為何屢禁不止?筆者認為原因有四:
  首先是“山頭主義”在從中作怪。在政策執行過程中,個別領導幹部為了維護“小集團利益”,就在原來的政策里添加一些符合自身利益的東西,甚至刻意扭曲原來的政策內容,使之符合自身利益。文中的吳官營鄉黨委書記不顧國家規定,將兩年收取的400萬超生費被打入鄉黨委書記已離職司機的個人賬戶,導致去向不明,就是“山頭主義”的典型表現。
  其次是“土皇帝意識”在從中作梗。個別領導幹部的理想信念不強,政治素質不高,總覺得“在這一畝三分地是我說了算”,在工作中肆意踐踏黨的宗旨意識、群眾意識,制定的土政策與黨的路線方針政策背道而馳,對完不成超生款任務村幹部,該鄉黨委書記不經正常的幹部任免程序,在大會上一句話就給撤了職,儼然已經成了地方上的土皇帝和法律的化身。
  再者是盲目追求政績的急功近利思想造成政策偏離原來的方向。有些領導幹部急於出成績,急於出政績,好進一步飛黃騰達,於是在執行國家政策的過程中,不顧本地實際情況,盲目地加任務、提指標,文中吳官營鄉“不按實情按人頭”向各村攤派“超生費”任務,完成了就給村裡15%的提成,完不成就截留“黨建經費”等專項資金抵賬,結果造成群眾怨聲載道。
  最後,有關部門監管不力,社會群眾舉報無門,也會造成“土政策”的泛濫。吳官營鄉政府明明知道政策跑偏了,卻還理直氣壯的執行跑偏政策,說明當地的政策執行信息溝通機制不健全導致政策執行監督機制、責任追究機制嚴重缺位;當地的村幹部和包村幹部部向上級反映情況,卻找媒體記者曝光,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對監管部門的不作為已經習以為常。
  要解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問題,固然可以從加強思想教育、提高自身素質、轉變執政觀念等方面入手。但是筆者覺得最重要的還是通過立法,完善政策執行的監督管理體制。通過健全信息反饋溝通機制,讓群眾的呼聲能反映上來;通過加強對政策執行的監督監管,將政策執行中出現的問題及時發現並予以解決;通過建立健全責任追究機制,把作姦犯科的不法之徒繩之以法。如此以來,相信“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現象必然銷聲匿跡。
  文/高世鵬  (原標題:社會撫養費何以成斂財的“搖錢樹”)
創作者介紹

2403

mz49mzxe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